妹视频

酒后被爸爸的朋友强姦了298

本篇最后由 Psykhe 于 2020-7-13 20:26 编辑

为了帮爸爸庆祝他的六十岁大寿,我和妈妈包下了附近的一家俱乐部,并邀请了不少爸爸的老朋友出席傍晚的庆生会。庞大的露天停车场也因此停满了车辆。老公知道我想在派对上好好鬆懈一下,答应今晚由他负责开车。两个小娃也归他看管。

我和妈妈整晚都忙着应酬客人。爸爸领着我们俩,骄傲地介绍给他的每一群朋友。

我穿着件包臀露肩的黑色连衣短裙。36D的双乳被挤出条很深的事业线。黑色丝袜搭配着高跟鞋。裙底当然也是穿着协调的黑色胸罩和内裤。

我觉得自己打扮得还不错。32岁的我,相信也是在场最年轻的成年人之一。为了今晚的派对,我还特意去理了头髮。稍微捲曲的黑髮轻盈地飘落到白嫩的肩膀上。

对于今晚的装潢,餐饮,招待,还有我们的打扮,我和妈妈都得到了不少嘉宾的讚扬。我的心情特别愉快,酒也不自觉地喝多了。

接近派对的尾声,我开始觉得有些头昏目眩。走几步后差点被绊倒了。还好在旁的爸爸扶了我一把,问我有没有事。没过多久,我又差点跌倒了。这次是被爸爸和他的一位老朋友搀扶着。我尴尬地责怪自己今晚选错了高跟鞋。当我尝试靠自己站稳时,却发现双脚已经无力了。

爸爸的朋友亨利,建议把我扶到外头透透气。亨利跟爸爸年纪差不多,从小看着我长大,也不算是外人了。他们俩扶着我走出俱乐部的大门后,往停车场的反方向继续走去。

外头吹着冷风,让我身体觉得更不舒服。

走了一小段路后,我的双腿实在是支撑不住了,身体开始往下滑。亨利一把抓住了我,尝试让我在附近的一道小墙边站稳。我突然觉得体内不对劲,上半身本能地跨过那道小墙,一股劲吐得满地都是酒。亨利从后面抓稳了我的腰,不让我倒下去。。

我听到爸爸问:「怎幺办?我还是找她老公过来吧。你方便先留在这看着她吗?」

「嗯。去吧。」

亨利问了我几道问题,我却无力回覆。虽然觉得吐完后自己比较清醒,但全身依旧虚脱乏力,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。

我当下是斜靠在那面小墙上。亨利的手就平放在我的肋骨上。我的腹部跟腰肢几乎是压在墙上的。这样被人扶着,我觉得特别尴尬。本想说点什幺来缓和气氛,却始终找不着自己的嗓音。

这时听到爸爸从较远处传来的叫喊声:「他再过一会就出来了。小儿子需要上大号。你一个人应付得来吗?」

「没事的,交给我吧。」

「亲爱的,你还好吗?」亨利问了一声。我依旧是魂不附体地伏在那面墙上。

「宝贝,站起来吧。」亨利尝试把我拉起,但我还是原地不动。

「来宝贝。」亨利再次轻轻地拖着我。

我感觉亨利的身体逐渐地贴靠在我的背脊上。原先紧撑着我肋骨的手掌也开始向上移动,拇指就压在我胸部的南半球上。我的心一怔,这样并不妥当吧。

我本想抗议,但身体就是提不起劲来。想想对方毕竟是看着我长大的叔叔,都一把年纪了,应该没什幺企图吧。

「宝贝你真的没事吗?说说话呀。」亨利又问。我还是无力回覆。

就在此刻,亨利的双手突然分别抓住了我的左右乳房。我尝试保持冷静,理性地分析这一切。这是不是自己喝醉后产生的错觉啊?又或者亨利其实更早前已在佔我便宜,只是我喝醉了没察觉到?

然后他又动手了。这次更是肆无忌惮地在揉捏着我的双乳。

「没事吧?」亨利问。

我好想说些什幺。想告诉他我的感受。想问他究竟在做什幺,还不快把手放开。然而我却什幺也不能做。

亨利的呼吸声,渐渐地和揉搓我双乳的频率协调成同一个节奏。我右边的大腿上也感觉到他的阳具正慢慢地膨胀。既然能那幺清晰地听到,感觉到对方;那为什幺会无力阻止呢?该不会是自己潜意识地希望被对方侵犯?

我听到背后又有人问:「她没事吧亨利?」。亨利回覆:「别担心,她没事。只是喝多了些。」

「宝贝你没事吧?」亨利再次试探。我仍然毫无反应。

无奈之下,我只能祈祷自己的手脚能快点回覆直觉,也盼望老公随时就要过来了。

亨利的左手放开了我的左乳,开始在我左大腿侧诡异地上下摩擦。我愕然发现裙摆正一段又一段地被他往上捲起,然后丝袜也经他轻轻一扯,连同内裤一併拖到了大腿中央。大腿和臀部就这样光溜溜地暴露在这寒冷的夜空下。

「很好。」亨利感叹。

「宝贝你怎样了?」亨利再三询问,依旧得不到任何反应。

我彷彿是在电视的萤幕上看着自己被人玩弄。自己什幺也不能做。

我当下是双脚稍微岔开地往前伏着。亨利的手顺着我的臀部曲线往下滑,手指延伸入我的双腿间。

接下来发生什幺事,即便我下体毫无知觉,也能猜想得到。我的内心是万分的不愿意。想嘶叫吶喊,想反抗,却身不由己。

「太完美了。宝贝,如果你要我停下可以随时说,我会尊重你的意愿的。」亨利嘴里挑衅地说,然后手指突然抽了出来。

我感觉到腰间的裙罢跌落回原位了,同时又听到拉鍊的声音。我猜想这会不会是我裙子的拉鍊?亨利该不会在一个露天场地把我的衣服扒光吧!

亨利左手仍抓着我的右乳,右手再次把我的裙子撩起。

「晚安!」有人往我们的方向喊了过来。

我稍微抬起头,看到两个模糊的影子正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。

「她没事吧?」他们便走便问。

「很快就没事了。」

「我们继续吧。」亨利对我说,手指又回到了我的双腿间。但这次,他的手指间正握着一样东西。

我觉得自己已渐渐沈入半昏迷的状态。双眼只能睁开一半,大脑只能接受讯息,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。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?也许先前在派对上喝多了,此刻正昏睡在俱乐部里头。

一条坚硬的阴茎就直插进我的阴道内。我毕竟是生过两次孩子的妇女。亨利随意一挺,已把整根阴茎灌入我的阴道深处。阴道被人彻底贯穿的滋味,是那幺的确确实实。这一切只能属实了。

「啊啊啊,太棒了。」亨利的呼吸吹在我颈项后,手开始移到我的大腿旁。

他用左手抓紧了我的右乳,右手则撑着我的右腰,以老汉推车的方式从后袭击我。

只推了片刻后,他又突然停了下来。随后我听到了老公的声音:「亨利,她没事吧?」

「喝多了。」

「好的,我马上把车开过来。」

「嗯,快去吧。」

当我抬起头时,只能目送老公的背影慢慢地离去。亨利在我背后轻声催促:「看来我们得加把劲了。」

亨利的阴茎在我体内抽送得更快,更有力。

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对这一切竟没有产生任何生理反应。不敢相信自己正在大庭广众下被爸爸的朋友强姦。更不敢相信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我的亲朋好友们就在不远的一栋建筑内。

但最让我不敢相信的是亨利强姦我的那一刻,老公就在离我不过几尺的距离。

背后抽送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,随着是亨利的一声呻吟。

「好久没那幺舒服了。谢谢你宝贝。」亨利低声在我耳边说。

事后他整理了我的裙子和他自己身上的衣物。随后不久,我记得有一道车灯开始往我们这边驶来。

亨利把我扶上了车。我听老公说:「麻烦你帮我把她安顿好。我去把两个孩子带过来。」

我记得自己是坐在前方司机旁边的单人座位。亨利帮我係上安全带。此时我的双眼皮觉得额外沈重,已无法睁开双眼了。

「别担心宝贝。你不会怀孕的。」

就当我以为一切已经结束时,一只手从我的领口直接伸入裙内,一把抓住了我的右乳,肆意地挤捏了数下。

「妈妈是不是喝醉了啊?」远处宏亮的声音让那不规矩的手终于撤走了。「妈妈只是多喝了些,有点累了。」亨利回覆。

回家的路上我昏睡在车内。事后的两天我都卧病在床。直到今天,我依然在努力地尝试忘记当晚派对后发生的事情。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:@A_yindang

警告: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,對全球華人服務,受北美法律保護,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,請自行離開!